标王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告中心 » 行业趋势
新能源车企集体增发股票融资,补充运营及研发费用
 [打印]添加时间:2020-12-16   有效期:不限 至 不限   浏览次数:17
   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对于全球汽车产业造成重创,但在政策与市场的多重利好之下,新能源汽车却成为了股票市场的香饽饽。趁着这股东风,全球头部新能源汽车企业近日纷纷增发股票融资,以缓解企业经营与研发投入带来的资金压力。
 
  左起: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
 
  新老势力集体增发
 
  12月14日,造车新势力蔚来汽车披露文件,拟增发6800万美国存托股(ADS),增发价格为39美元/ADS,据统计,蔚来此次增发能够筹集约26.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3.5亿元)。同时,蔚来还将授予承销商30天的选择权,可购买额外的900万份美国存托凭证。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自今年4月蔚来落地安徽合肥以来,该公司发起的第三次增发行动。今年6月,蔚来便宣布增发8280万ADS,定价5.95美元/ADS,共融资4.9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2.24亿元);9月,蔚来再度增发1.01775亿ADS,定价17美元/ADS,共融资17.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3亿元)。而就在本月11日,蔚来首先披露拟增发6000万ADS,仅三日后便将增发数提升至目前的6800万ADS。
 
  蔚来拟增发6800万ADS
 
  除蔚来之外,另外两家在美股上市的中国造车新势力——小鹏与理想也于日前公布了增发计划。
 
  理想汽车12月4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文件显示,公司拟增发4700万ADS,每股存托股份代表2股A类普通股,定价为29美元/ADS。在扣除相应的发行费用后,公司预计将从此次发行中获得约16.00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4.78亿元)的净收益。
 
  如果承销商行使其选择权,预计净收益约为18.40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0.6亿元)。
 
  12月7日,小鹏汽车披露文件拟增发4000万ADS;12月9日,小鹏进一步宣布拟增发4800万ADS,每股存托股份代表2股A类普通股,定价为45美元/ADS,拟募资总额达到21.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1.44亿元),创下中概股史上最大规模首次股票增发。
 
  此外,承销商将有30天的选择权,可以额外购买不超过720万ADS。
 
  小鹏汽车拟增发4800万ADS
 
  除了成立时间不长的“造车新势力”外,宣布增发的还有像比亚迪这样的国内新能源汽车龙头企业。
 
  12月1日,比亚迪董事会披露公告称,已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新增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H股)并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的申请材料,拟发行数量不超过2019年度股东大会召开日(即2020年6月23日)已发行H股股份总数的20%。外界推测,其募资金额或超过300亿港元(约合人民币253.57亿元)。
 
  据悉,在11月30日,证监会已收到比亚迪提交的本次H股发行的申请材料,并将在5个工作日内就是否受理该行政许可申请或要求补正材料通知比亚迪。12月8日,比亚迪进一步披露公告称,证监会已对其提交的H股发行申请材料进行了审查,决定对申请予以受理。但此次H股发行尚需取得证监会、香港联交所等相关政府机构、监管机构的核准和/或批准,仍存在不确定性。
 
  比亚迪披露公告称,证监会已受理此次H股增发申请
 
  无独有偶,中国新能源车企之外,全球新能源汽车“领头羊”特斯拉也向SEC提交文件,表示其与高盛、花旗等银行达成了股权分配协议,拟增发股份,预计筹资至多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27.4亿元)。
 
  高位屯粮过冬
 
  在政策与市场的多重利好之下,新能源汽车概念股今年以来集体暴涨:截止12月15日美股收盘,蔚来报收43.50美元,是去年最低谷时期的28倍以上;小鹏报收49.49美元、理想报收32.15美元,是今年上市时的2倍。此外,比亚迪股价是去年同期的4倍,特斯拉股价更是去年同期的近9倍……
 
  新能源汽车概念股热度之高,也令不少市场机构质疑其中“泡沫”含量。截止12月15日,特斯拉的市值已经超过6000亿美元,大于大众、丰田、日产、现代等九家传统汽车巨头之和,而其销量不到全球汽车总销量的1%,仅是大众、丰田的零头水平;
 
  蔚来的股价从去年同期的1美元出头,一度暴涨50美元以上,市值一度超越比亚迪登顶中国车企榜首,但今年总销量不到后者同期新能源车销量的四分之一;
 
  在第三季度财报出炉之前,做空机构香橼便发布报告,认为蔚来的业绩表现撑不起其当前的市值,目标价应为25美元,仅当时股价的一半,然而蔚来随即拿出强劲财报表现予以回击。
 
  蔚来11月销量再创纪录,但股价不涨反跌
 
  小鹏和理想的市值也超越了菲亚特克莱斯勒等企业,但交付量同样无法与传统车企相提并论。
 
  事实上,新能源汽车企业的股价表现并不稳定。12月2日,三家新势力陆续公布了可观11月汽车交付数据,其中蔚来、理想均创下历史单月销量新纪录,然而当天美股收盘之后,三家新势力的股价却集体下挫,其中蔚来跌近6%,小鹏、理想跌逾7%,再度反映出新势力在股市不同于传统车企的一面。
 
  汽车市场分析师任万付便认为,造车新势力几乎均经历过缺钱的生死难关,乘新能源汽车概念股基本都在高位,不应也不可能错过此等良机。
 
  对于极度烧钱的汽车行业而言,充足的资金储备是生命线一般的存在,而增发股票无疑是上市公司获取融资的重要渠道之一。
 
  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以及疫情对大环境,今年以来,越来越多的新势力由于资金断裂而陷入经营困境甚至濒临破产。
 
  继法拉第未来爆雷之后,仅今年上半年,便有拜腾、赛麟、博郡等具备国资背景的新势力纷纷深陷泥潭无法自拔。
 
  因资金链断裂,拜腾汽车于今年7月停止运营
 
  而作为中国造车新势力中的三大“幸存者”,蔚来、小鹏、理想也曾经历过捉襟见肘的岁月。以当前市场占有率最高的蔚来为例,在尚未得到合肥政府支持的去年同期,其股价只有1美元出头,徘徊于退市边缘;现金储备不到20亿元,即使通过数笔可转债融资,也撑不过未来一年。
 
  虽然蔚来、小鹏、理想们已经于上半年陆续拿到融资,后两者也于下半年顺利赴美IPO;且以上三家新势力的汽车毛利率均实现转正,告别了汽车买一辆亏一辆的日子,但三家企业整体依然处于亏损状态。今年第三季度,蔚来、小鹏、理想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分别为11.88亿元、11.49亿元和1.07亿元。
 
  通过各路融资,第三季度末蔚来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和短期投资为人民币222亿元,小鹏为200亿元,理想为190亿元,但其“家底”深厚程度远不能同传统汽车巨头相提并论。
 
  蔚来汽车董事长、创始人兼CEO李斌
 
  相较之下,作为全球销量最高的两大新能源汽车企业,特斯拉和比亚迪的状况要好很多。特斯拉第三季度净利润达3.3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1.67亿元),连续五季度实现盈利;比亚迪第三季度净利润34.14亿元,同比增长117%。
 
  不过,特斯拉首席执行官(CEO)埃隆·马斯克仍要求企业提高生产能力,以追回因疫情导致的产能缺失,从而达成年销50万辆的预定目标。财报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特斯拉在全球市场交付了31.84万辆。要达成以上目标,则第四季度特斯拉需要交付近20万辆才能实现。
 
  这其中,特斯拉上海工厂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年产能已经突破25万辆,周产量也突破了4000辆,甚至开始了对欧洲国家的出口。中国乘联会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特斯拉中国共销售近8万辆汽车,占到全球市场的四分之一以上。
 
  10月,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整车出口欧洲
 
  同时,特斯拉上海工厂二期工程即将完工,第二款车型Model Y即将投产上市。此外,特斯拉仍在全国范围内扩张充电网络体系,而这一切都离不开充裕的资金支持。
 
  另一方面,尽管借助新能源概念股的东风,比亚迪早已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车企,但由于汽车、电池、半导体、光伏、代工多线作战导致的财务状况,并不能使其高枕无忧。
 
  根据比亚迪此前披露的财报,今年第三季度末,公司资产负债率达65.5%,高于电池行业的竞争对手宁德时代(51.7%)和汽车行业的竞争对手长城汽车(57.2%),且公司有息负债超过550亿元。
 
  仅汽车业务而言,和特斯拉类似,比亚迪同样面临产能困境。特别是旗舰轿车汉7月上市以来,其订单、销量持续高增长。今年11月,汉月销量首度突破1万辆,累计销售近3万辆。但截至目前,汉仍有大量未交付订单,产能十分紧张。
 
  比亚迪刀片电池
 
  另外,包括汉在内的新一代纯电车型陆续上市,使比亚迪核心产品力之一的刀片电池同样面临产能不足的风险,按照比亚迪弗迪工厂高层透露的信息,年底弗迪电池的产能将达到13GWh;此外,比亚迪明年将基于第四代混动平台DM-p和DM-i推出多款车型,同样需要提前进行产能的投入。
 
  安信证券研报便认为,在这样的背景下,比亚迪仍需募集大量资金进行产能的提前布局,从而加快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扩张步伐,并将投资评级维持在“买入-A”。
 
  研发成关键信号
 
  通过各家公司披露的文件还能发现,此番新能源汽车概念股集体增发,除了保证公司正常运营外,几乎不约而同地将所得资金用于研发投入之上。
 
  蔚来汽车在增发文件中披露,此次所募得资金的60%将会用于新产品和未来自动驾驶技术平台的研发;30%用于销售和服务网络扩展以及市场渗透;10%用于一般公司用途。
 
  其中,蔚来第二代技术平台——NT2.0的开发,核心便是打造行业领先的量产自动驾驶系统,且会搭载在下一款新车型上。蔚来称,硬件配置和ADAS/AD软件能力都会有“跨越式提升”。技术的详细细节则会在明年年初举行的NIO DAY上揭晓。
 
  根据蔚来第三季度财报,当季共研发费用占据5.9亿元。今年9月,蔚来公布了基于高精地图的领航辅助功能Navigate onPilot(NOP),该功能可以按照导航规划的路径实现自动进出匝道和自动超越慢车等功能。蔚来由此成为特斯拉后全球第二家推出此类功能并推送的品牌。
 
  除了自动驾驶技术能力的提升以外,蔚来还将把融资应用于BaaS(车电分离)体系、特别是换电站的建设中。
 
  蔚来换电站
 
  理想汽车在增发文件中披露,本次增发所得收益的用途为:约30%用于下一代电动汽车技术的研发;约20%用于下一个BEV(纯电动)平台和未来车型的研发;约20%用于自动驾驶技术和解决方案的研发;剩余部分将用于公司一般运营用途。
 
  理想第三季度研发投入达3.3亿元。与其他新势力不同的是,目前理想汽车只拥有理想ONE一款车型,且采用插电混动(增程式)动力。此次增发文件也正式确认下一代车型将采用纯电动动力。此外,理想汽车在自动驾驶领域聘请了原伟世通自动驾驶总监王凯任首席技术官(CTO),并取得了英伟达最新芯片Orin的首发资格。
 
  9月,理想汽车与英伟达、德赛西威签约,获得英伟达最高算力芯片首发资格
 
  小鹏汽车在增发文件中披露,本次增发融资30%用于智能电动汽车以及软件、硬件和数据的研发技术;30%用于销售和市场营销,扩大销售和服务渠道以及超级充电网络,扩大在国际市场中的业务范围;20%用于智能电动车核心技术的潜在战略投资;20%用于一般用途。
 
  以智能化为重要标签的小鹏汽车,一直将自主研发自动驾驶技术作为自身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其第三季度研发费用达到6.5亿元。而XPILOT 3.0自动驾驶系统将于2021年第一季度推出。
 
  小鹏XPILOT 3.0自动驾驶系统
 
  另一边,比亚迪也在H股增发公告中披露,所得净募集资金拟将全部用于补充营运资金、偿还带息债务、研发投入以及一般企业用途;特斯拉同样未在SEC文件中表明增发的用意,但根据马斯克在直播访谈中透露的信息来看,其融资的主要目的在于偿清债务,并增加公司的安全性。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受全球疫情影响,包括大众汽车集团在内的传统汽车以及新势力们都遭遇了“芯片荒”,面临被汽车芯片供应商“卡脖子”的风险。为增强自身抗风险能力,新能源车企也开始加大在这一领域的研发投入:其中,特斯拉、零跑等车企均宣布已成功自研芯片;比亚迪则称公司在芯片方面有一整套产业链,在充分自给的同时还有余量外供;此前也有传言称蔚来将自研芯片,不过并未得到官方证实。
 
  汽车市场分析师任万付认为,新能源车企和造车新势力已经走上快速发展的道路,包括与新车型研发、自研芯片、自动驾驶芯片等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而新能源汽车概念股处于高位,自然给了车企们借机发挥的充分理由。